愛情短篇故事

文/卷耳白模糊地迷戀你一場,就當風雨下潮漲。01談碧微那一巴掌落在我臉上時,其實挺痛的。但我這人天生皮糙肉厚,我甚至都沒伸手去捂,任由臉頰火辣辣地疼。而她的失態亦不過幾分鍾,姬朗寧泊好車過來時,我們倆已一派和煦。在這之前,我沒想過,我...
文/默默安然能在一起,總是甜的。01樓上接連三天早上六點多響起電鑽聲,陸甜甜實在是受不住了。她白天得上班,晚上還要熬夜做考研準備,本來就睡不了幾個小時。陸甜甜借著起床氣“噔噔噔”跑上了樓,恰逢電鑽聲暫停。她一時也分辨不清是哪一戶,下意...
文/翎均1從什刹海繞過德勝門再走到西四北六條,天剛亮,胡同還沉浸在牛乳似的冬霧裏。遛鳥的大爺放下竹籠,不確定地喚那站在巷口的單薄女子:“簡丫頭?”海因將兩大盒藥補換了一隻手提,點了點頭:“是我,潘伯。”老四合院隔著兩進的門,分給五戶人...
文/肖爻悄悄01代樂瑤和閆木寒住在城市東西兩頭。代樂瑤住東三環,閆木寒居西三環,在這個人口不到五十萬的小城裏,均屬郊區盡頭,有點“君住長江頭,我住長江尾”的意思。代樂瑤乘1037公交車到少城站,3號線轉1號線,最後換乘98路公交車,柏...
文/陳燼A顧眠趴在水族箱前,認真地向裏凝視:湛藍清澈的培養液中,幾隻水母透明的觸須一張一合,靜默地上遊,緩慢又溫柔。她站了三天,但興趣卻不在這裏。穿過浮動的光,顧眠的視線落在對麵的人挺拔的側影上。東京的水族館精心設計了玻璃牆,方便遊客...
文/渭七01多年後,當女生宿舍麵臨重建,趕來瞻仰它拆毀前遺容的學生們,準會想起多年前那個宿舍起義成功的黃昏。2008年的女生宿舍起義,在臨江中學的校史上占有濃墨重彩的一筆。2008,一個很特殊的年份,提起它,人們總是會聯想起一場地震和...
文/火靈狐01他坐在我麵前,一雙漆黑的眼,堅定地:請將那瓶塗改液賣給我。又頓了頓,“我需要它。”又補充,“非常需要。”少年有張清俊的臉,但冷漠。進來後他先是站著,並不說話。黑衣隨扈拉開椅子,請他坐。他不語,半晌才道:“聽說這裏,有賣那...
文/鹿鹿安01浮浮沉沉,墮於夢中。夏羨爾覺得自己恐怕永遠也醒不過來了。迷戀了十年的愛豆在演唱會現場跟地下女友求婚,她連灌二十瓶快樂肥宅水,以為自己能一醉方休。誰料連續打了一整夜的氣嗝,整個人猶如持續漏氣的氣球,懸在半空中,浮浮沉沉,沉...
文/默默安然01“我回來了。”拖著疲乏的腳步回到家,崔妍將鑰匙隨手甩在鞋架上,踢掉皮鞋後立刻癱倒在了沙發上。家裏很安靜,連燈都沒開,隻有臥室門下麵滲出一點點光。躺了十來分鍾後,崔妍隻得爬起來,給自己煮了碗泡麵,順便衝了一杯不算太濃的咖...
文/蒹葭蒼蒼01清晨,客棧的庭院裏一片安靜。門廊前,幾株蜀葵愜意生長,修長的枝條上綴滿緊致的花苞。花未一邊澆水,一邊打量著那些花苞。一個皮膚微黑,略顯靦腆的男孩從樓梯上走下來,將一張便箋貼在門廊下的留言板上。“我在拍一部關於蜀都的紀錄...
文/章青定01唐知一早就看見那位老先生了,在早晨永樂路上行色匆匆的人群裏,在穿著白背心、藍褲衩,手裏拎著豆漿、油條和小蔥的老大爺當中,他的衣著、神態乃至步子都帶著一種不相宜的鄭重。他年輕時想必十分英俊瀟灑,唐知心想。她再看了一眼老先生...
文/卷耳白01白恩婕重遇遲睿的那天,剛好高嵐的官司開庭。高嵐請白恩婕打的是離婚官司——丈夫趙東平與女下屬有染。白恩婕查到,因為趙東平生意做得大,高嵐一直賦閑在家,相夫教子。趙家的鄰居都說高嵐溫婉賢惠,像是日劇裏的主婦。倒是趙東平脾氣差...
文/未水蕪洇01凱爾文第一次見到艾米麗,是在距離愛丁堡四十英裏不到的斯特靈小鎮。彼時這個姑娘正站在高高的腳手架上,為小鎮的修道院翻修製作牆繪。小姑娘穿著靛藍色的毛呢背帶褲,仰著頭正吃力地在修道院外牆體上描摹聖母與聖嬰的故事。蘇格蘭初冬...
文/子夜初楔子他們分手了,可她卻說:“分手以後,我更愛他了。”而坐在我對麵的人在同一刻也笑著說了同樣的話:“是的,我也是。”他叫崔旻昊,她叫袁媛。他們在分手之後,卻遇到了更好的愛情。01袁媛和旻昊不是青梅竹馬,他們是在袁媛進入雜誌社後...
文/卞藍橋楔子“聽說這次上海那邊的團隊,總導演是耿京麒!”“耿京麒怎麽啦?”“你不知道呀?他和咱們組鷗努好像關係不太一般……”是聽慣了的話,聽得耳朵幾乎生繭。所以鷗努走進茶水間的時候,同事們紛紛噤聲,她卻兀自微笑著接了話:“他是我上學...
(adsbygoogle = window.adsbygoogle || []).push({}); 兒童故事 | 九色鹿 有一隻熊,它從很遠的地方搬到一個村莊的旁邊。冬天快到了,熊找到一個樹洞,在洞裏給自己鋪上幹草...
文/那夏01高中畢業的那個暑假,我搬去了姐姐的海景公寓。她的車停在樓下,我小心翼翼地坐進去。“別擔心,那裏安保很好,物業有二十四小時管家,你遇到任何問題都可以聯係他們。”她說著遞給我鑰匙和銀行卡,“明天我要去中國香港出差,得你自己去買...
文/戴帽子的魚1.有空去看耳科鄉野間,薄霧中,我見到一個著亞麻長衫的人在嫩綠的荷塘邊赤腳行走。荷還未開,接天蓮葉無窮碧。那人有一頭我羨慕的長發,過了腰,一縷隨風飄動。這些年我北跑南闖,入過沙漠深處,上過千米高山,風餐露宿,為了打理方便...
文/朝歌1“這片子基調要若即若離,當局者迷。就一個近景,兩位老師要不再試試?”幽暗的地下洞穴裏,導演給兩位主演講戲。副導演宋歸站在一旁,穿黑色吊帶長裙,霧氣繚繞在山洞上空,如在畫中。宋歸望了一眼現場,攝像等幾十號人都不約而同地一隻手舉...
文/白玉京在馬上楔子黎方朗抵達佐敦南京街時,黃昏已變作夜。是千禧年的初冬,天文台失了靈,未能預兆這場雨。他與經理人尤加利走進Avon錄音室時,衣衫俱濕。尤加利同他苦中作樂:“好在這種天氣,狗仔不會來跟。”他沒接話,默然盯著錄音師身後,...
文/蘇小城1.沒人在意我的偶像是誰最近有一檔綜藝挺火,一群民謠音樂人聚在一起唱了很多好聽的歌。我已經好多年沒有聽民謠了,上一次聽還是在一個叫雲夢的小酒館裏。那個時候餘輝坐在我對麵,半眯著眼睛抽一支煙。燈光微暗,我看不太清他的臉,但他的...
文/林稚子壹經過照相館時,思昭看見坐在裏麵的老人,白發梳得一絲不苟,穿刷得極淨的黑色外套。時光像是倒流了,她回過頭仔細而小心地看,是幼年時給她拍此生第一張照片的人。他還活著,像經寒的樹木,多年沒有變化。照相館生意清淡,她走過去打量櫥窗...
文/樂小米1他叫容淵,鳳凰城的人都尊稱他為鳳凰。因為姿容之美,傳說中月光都會為之失色,所以很多人稱呼他月光傾城。他是這座鳳凰城裏最尊貴的王。鳳凰教裏的所有宗長、長老們都說他是不世出的人中龍鳳。偏偏,這個人中龍鳳,看中了我——我叫錦瑟,...
文/陳小愚01六月的馬六甲,熱,真熱。民宿窗外能望見蔚藍的海,太陽鱗光閃閃落滿海麵,美得像油畫。但接近四十度的氣溫,蒸得人頭昏腦漲,望著海麵不出一分鍾,眼睛就刺痛得厲害。三個小時前,薑黎抵達這家位於馬六甲海邊的偏僻民宿。事實上,在飛機...